星火論文網,覆蓋經濟、管理、教育、醫學、建筑、藝術等700余專業30余萬篇碩士畢業論文和職稱論文免費參考!

美國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服務研究

所屬欄目:圖書情報論文 發布日期:2018-11-18 17:36:42 論文作者:佚名

  美國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群體的服務,無論是在理論研究還是實踐開展方面都較為完善,其內容包含制定法規政策與服務指南、提供有針對性的各類型資源、開展特色化的服務項目。我國公共圖書館應借鑒其經驗,在開展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服務時應加強相關立法,構建完善的制度保障體系;細分特殊群體,提供有針對性的服務;開展多方協作,加強社會 合作與交流。

  1 引言

  1990年,第一部全面對兒童權利進行保障并具有法律 約束力的國際性約定——《兒童權利公約》強調,“各國應確保其管轄范圍內的每一兒童均享受公約所載的權利,不因兒童或其父母或法定監護人的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 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傷殘、出生或其他身份等而有任何差別?!眹H圖聯在1994年的《公共圖書館宣言》中也指出,“每一個人都有平等享受公共圖書館服務的權利,而不受年齡、種族、性別、宗教信仰、國籍、語言或社會地位的限制。對因故不能享用常規服務和資料的用戶,如少數民族用戶、殘疾用戶、醫院病人或監獄囚犯等特殊群體,必須向其提供特殊服務和資料。各年齡群體的圖書館用戶必須能夠找到與其需求相關的資源?!?/p>

  2014年,國際圖聯在法國里昂世界圖書館和信息大會上發布《信息獲取與發展里昂宣言》,明確提出公共圖書館和檔案館等信息機構必須關注弱勢群體的信息需求和相關問題,通過信息賦權使邊緣化群體(包括婦女、少數民族、移民、殘疾人、老年人、兒童和青少年等)融入社會,減少社會不平等現象。由此可見,公共圖書館對弱勢群體提供服務是服務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能體現自身存在價值,同時也是實現公眾信息文化權利平等和國家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途徑。

  父母服刑兒童,即在監獄服刑人員的未成年子女,是特殊的弱勢群體之一。公共圖書館作為公益服務機構,承擔著讓所有人享有文化和信息權利以及引導教育的社會責任,因此,為父母服刑兒童開展有效服務不僅是公共圖書館的重要使命,也是公共圖書館體現其“讀者至上,平等服務”理念的重要內容。

  2 美國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服務的背景

  2008年,據美國勞工統計局司法部估計,美國近3000000未成年人的父親或母親在監獄,比1991到2007年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的總數增加了80%。因為父母犯罪,其子女成為不幸的特殊群體,并且他們的年齡偏小,心理、智力方面發育還不成熟,因此非常容易受到社會不良環境的影響。父母在監獄服刑對他們來說會有一定程度的心理創傷,這些兒童可能不僅會在經濟上遭到歧視,也會在心理和身體上有所創傷,美國社會各界都很關注并重視這個龐大群體的信息與文化需求。作為公益性且承擔著社會教育職能的公共圖書館更應該發揮作用,為這一特殊群體提供服務,讓其平等地享受公共圖書館的服務,同時也應在這一群體和其他兒童、家庭與父母之間搭起溝通的橋梁。

  美國兒童圖書館服務協會(The Association for LibraryService to Children,簡稱ALSC)組織委員會在2015年1月發布的《圖書館特殊群體兒童及其看護人服務——給圖書館工作人員的工具包》,給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服務提供了指導文件。此文件將在家上學群體、LGBTQ(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跨性別者)家庭、自閉癥兒童、父母服刑兒童、西班牙語家庭、印刷品閱讀障礙兒童、青少年父母這7類人群作為公共圖書館的特殊服務群體,其中第4類就是父母服刑兒童群體。該文件對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服務的指導是從基本概況和公共圖書館服務指南兩個部分闡述的:從基本概況部分來看,ALSC組織委員會介紹了美國父母服刑兒童群體的數量,因父母入獄可能給他們帶來的身心傷害,以及公共圖書館有義務為其提供服務;在公共圖書館服務指南部分,ALSC組織委員會則是從網絡資源鏈接、相關論文、出版社圖書推薦、相關的專家介紹和典型圖書館提供的服務案例幾個方面,分別向圖書館工作人員進行介紹。美國公共圖書館希望通過制定特殊兒童群體服務的工具包,指導公共圖書館為包括父母服刑兒童在內的特殊群體提供適合的服務。

  3 美國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服務的內容

  本文主要采用網絡調查法對美國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服務的開展情況進行調研,共選取了6個主要研究對象,即紐約公共圖書館、布魯克林公共圖書館、亨內平郡圖書館、達里恩公共圖書館、沃辛頓公共圖書館和韋斯特維爾公共圖書館,總結分析他們對父母服刑兒童提供服務的內容。

  3.1 制定法規政策與服務指南

  美國公共圖書館開展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服務離不開政府立法的支持?!秷D書館服務和技術法案》明確要求,對于享受不到公共圖書館服務的特殊群體,特別是對于那些貧困家庭中7歲以下的兒童,公共圖書館應當為其提供信息服務。為保障父母服刑兒童這一弱勢群體的權益,美國政府先后頒布并實施了《家庭安全和穩定促進法案》和《兒童與家庭服務改進法案》,法案提出了“服刑人員子女指導計劃”,通過政府撥款來支持包括公共圖書館在內的機構招募且培訓一些專業的服務人員,為服刑人員子女的學習生活以及社會習慣等各方面提供指導,以減少他們在教育和行為上的偏差。法案還規定2002、2003年每年財政撥款6700萬美元支持該計劃。這些法規與政策的頒布和實施,使得美國公共圖書館在服務弱勢群體時有了良好的宏觀制度環境,同時也為社會公眾平等利用公共圖書館和獲取信息的權利提供了保障。

  美國俄克拉何馬州父母服刑兒童委員會編寫的《俄克拉何馬州父母服刑兒童工具包》也向看護人、服務提供者、教育者為父母服刑兒童服務提供了方向和指導。該工具包主要包括家庭保障計劃、給看護人和教育者的建議、為兒童與看護人提供的視頻列表、給家庭與服務提供者的圖書等13項內容,其中,服務提供者也包括圖書館員;同時,該工具包鼓勵圖書館關注并重視這部分群體,和他們一起閱讀,并且鼓勵公共圖書館收集與父母服刑兒童相關的圖書與小冊子。另外,美國圖書館協會在制定和實施政策、服務指南方面也發揮了重要作用。2015年1月,由ALSC組織委員會發布的《圖書館特殊群體兒童及其看護人服務——給圖書館工作人員的工具包》之圖書館服務指南部分,向圖書館工作人員介紹了關于父母服刑兒童的網絡資源鏈接和論文,如兒童圖書館服務協會的博文《為父母服刑兒童服務》、兒童圖書館服務協會推薦的相關圖書、紐約圖書館和布魯克林圖書館的服務案例等。這些法規和服務指南給公共圖書館工作人員提供了為包括父母服刑兒童群體在內的弱勢群體服務的依據和方法,讓美國公共圖書館在有理論依據的基礎上更好地為父母服刑兒童服務。

  3.2 提供有針對性的各類型資源

  在父母服刑兒童中,有的兒童父母有一方在監獄,有的兒童父母雙方都在監獄,由其近親或者其他親戚撫養。父母或者其他親屬在這些兒童的教育和閱讀方面可能不太擅長,或許關注也不夠,而這些兒童卻很需要指導和教育。公共圖書館提供服務的基礎是資源,美國學者托馬斯提出了未成年人服務的5個要素,其中之一就是專門館藏。公共圖書館要做好特殊群體的服務,尤其是父母服刑兒童這類特殊群體,則需要有針對性的館藏資源。筆者通過調研10個美國公共圖書館網站得知,其中有6個公共圖書館有針對父母服刑兒童的館藏資源,這些圖書館會根據專家提供的推薦書單來采購相關資源,這些書單主要包括書名、出版日期和內容簡介,同時標注適合哪個年齡階段的兒童閱讀。例如,《我的媽媽在監獄》適合母親在監獄的兒童閱讀,《安迪的爸爸去了監獄》適合男孩閱讀,《杜奇的爸爸》適合4~7歲的兒童閱讀,《拜訪大房子》適合7~10歲的兒童閱讀。這些圖書都是以父母服刑兒童為主題,講一些小故事,讓孩子知道父母服刑的相關問題,也指導父母如何回答孩子的問題,如何幫助兒童克服心理上的孤單等。這6個美國公共圖書館都有非常豐富的具有針對性的館藏資源,資源類型也很多樣。這些具有針對性的資源能夠讓父母服刑兒童從中了解到自己父母的情況,同時也能夠找到學習的興趣。而對于父母服刑兒童的家人和教育者來說,也能夠學會給這部分兒童講故事,學會如何教育他們,讓他們積極樂觀地生活。

  紐約公共圖書館與芝麻街的合作即為成功的案例。芝麻街是美國一家非營利性的教育機構,遵循所有兒童均享有學習與發展機會的原則,旨在對全世界所有兒童的生活和學習產生積極影響,滿足他們的發展需求。這個機構通過編制內容新穎有趣的節目,利用各種媒體形式,為全國各地的兒童、父母、看護人以及教育工作者提供學習內容。紐約公共圖書館提供的“孩子們,大挑戰:監禁”家庭掃盲工具包中包含名稱為“芝麻街:監禁”的軟件,是一款專門為父母服刑兒童設計的英語和西班牙語雙語資源應用程序,用來指導家長和其他監護人幫助孩子度過這段艱難的日子。這部分內容主要有7個主題:讓孩子有安全感,不要讓他們感到孤單;應對孩子情緒波動太大;誠實地告訴孩子何為服刑;回答孩子的問題;看望他們;與孩子保持聯系;管理 自己的壓力。這款應用程序主要針對3~8歲的兒童,也包括一些兒童電子故事書和視頻,以便幫助孩子調整自己的情緒和心態,還包括更多相關拓展資源,如兒童健康網站、美國心理協會網站,并且,其提供一個免費在線的“找一個心理學家”服務,以幫助有需要的父母或者兒童在當地找一個屬于該協會成員的心理醫生,便于他們咨詢一些問題。這些類型多樣且有針對性的資源,不僅讓父母以及看護人學習到如何指導和教育孩子,同時也讓父母服刑兒童的文化生活變得豐富多彩,在鼓勵他們克服生活困難的同時也引導他們樹立積極樂觀的生活態度。

  3.3 開展特色化的服務項目

  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會面臨家庭殘破和親情缺失帶來的影響。公共圖書館是為用戶提供學習和教育的安全場所,在為兒童及其家庭提供他們所需資源的同時,也要注重彰顯人文關懷,帶給他們有意義的項目。美國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提供了特色化的服務項目(見表1),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紐約公共圖書館和布魯克林公共圖書館的外展服務,還有亨內平郡公共圖書館的“讀給我聽”活動。

  為了幫助父母服刑兒童群體,讓他們也能夠和其他正常家庭的孩子一樣,享受讀書的樂趣,感受到父母陪伴閱讀、分享閱讀的快樂,紐約公共圖書館、布魯克林公共圖書館和亨內平郡公共圖書館都開展了適合他們的特色化服務活動,并且具有經常性、持續性,其中,“讀給我聽”這項活動創辦時間為1998年,由此可見,美國公共圖書館對父母服刑兒童的關注比較早。這些活動項目的服務對象都是以服刑父母及其子女為主,每個項目都有各自的主題,主要以閱讀和學習為主。例如,紐約公共圖書館、布魯克林公共圖書館合作發起的“爸爸&我媽媽&我”活動,為在監獄的父母舉辦每月1次的早期學習培訓項目,讓父母學習閱讀的重要性。這個項目基于布魯克林圖書館“給你孩子閱讀的第1個5年倡議”,通過4個系列的學習,讓服刑父母學會如何指導自己孩子的閱讀、寫作 和學習;“電子故事”即遠程視頻,使得父母克服時間和距離上的障礙,給子女講故事,與孩子交流和唱歌,讓遠程教育發揮主導作用,促進父母與孩子之間建立起牢固的紐帶,使得在監獄的父母覺得離家更近,也讓孩子覺得父母就在身邊。服刑父母對這些活動的回應特別積極,他們認為這些活動為孩子在這段困難時期提供了很好的溝通橋梁,而大部分父母之前基本不會給孩子講故事,在活動的最后,超過90%的參與者表示,他們以后打算經常帶孩子去圖書館。這些項目在密切親子關系的同時,也使圖書館服務的進一步深化。

  4 啟示

  本文通過調研和分析美國6個公共圖書館對父母服刑兒童提供的服務發現,無論是在理論研究還是實踐服務上,美國公共圖書館都有值得我國借鑒的地方,為我國公共圖書館開啟父母服刑兒童服務提供了借鑒經驗。

  4.1 加強相關立法,構建完善的制度保障體系。

  美國在弱勢群體服務的制度建設上較為成熟,《國會圖書館法》和《圖書館服務和技術法案》以及各州的圖書館法,都有關于老年人、兒童和殘障人士等弱勢群體圖書館服務的內容,這些法規的核心都是圖書館應該以及如何為公眾提供完善的服務,也能夠充分考慮到所有人群,盡力滿足他們的信息需求。就父母服刑兒童群體而言,美國有關政府機構還將父母服刑兒童的救助工作納入到自己的工作體系之中,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美國聯邦矯正局(National Institute 0f Corrections,簡稱NIC)。2001年,美國聯邦矯正局在各級矯正部門(Department of Correction,簡稱DOC)開展了一項關于支持父母服刑兒童的調查。數據顯示:美國35%的矯正部門都有專門針對父母服刑兒童服務的政策和項目,同時矯正部門也為服刑人員18歲以下的孩子以及父母和看護人提供了額外的服務,為他們開展“家庭識字計劃”等一些典型有針對性的示范項目,如紐約公共圖書館和布魯克林圖書館的“延伸服務”。美國圖書館協會針對不同類型的特殊群體設立了專門的組織機構。同時也制定了一系列的服務標準與相關政策,如兒童圖書館服務協會為給父母服刑兒童提供服務而制定的《圖書館特殊群體兒童及其看護人服務——給圖書館工作人員的工具包》指導文件。由此可見,美國的制度保障體系涵蓋了國家法規政策和行業規范層面,這樣完善的制度保障體系推動著公共圖書館為特殊群體服務的健康發展。

  就父母服刑的弱勢家庭兒童群體而言,我國的立法政策尚存在空白。截至目前,我國還沒有一條對父母服刑兒童這一特殊群體做出精準定義的法律法規。2006年,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預防青少年違法犯罪工作領導小組等6部委共同發布了《關于開展“為了明天—全國服刑人員未成年子女關愛行動”的通知》,這是我國首次從政策層面專門針對父母服刑兒童服務的文件,但缺乏實施細則。我國宏觀發展方向以及政策對公共圖書館保障社會文化公平的社會職能給予了肯定,但是一直都缺乏“如何保障”。目前,我國還沒有出臺全國性的圖書館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共圖書館法(征求意見稿)》關于公共圖書館為弱勢群體服務的相關條文規定還不夠具體。相較美國而言,我國的圖書館行業協會還沒有充分且有效地發揮其指導職能,這比較明顯地體現在公共圖書館為弱勢群體服務方面。中國圖書館學 會也應該借鑒美國圖書館協會的經驗,根據弱勢群體的類型設立專門的工作委員會,由其具體負責制定相關服務政策與指南。

  4.2 細分特殊群體,提供有針對性的服務。

  美國公共圖書館則對弱勢群體進行了細分,包括父母服刑兒童,這樣無論是館藏資源建設還是服務項目設置等方面都會有較強的針對性。近年來,平等服務理念在我國公共圖書館也逐漸得到了推廣,“以人為本,平等服務”的理念也是始終貫穿于各類圖書館的準則。但我國對特殊群體并沒有進行細分,在弱勢群體的服務上更多關注的對象是身體有殘障的特殊人群,對于父母在監獄服刑的兒童沒有關注,也有很多圖書館還是傳統的坐等讀者上門,習慣于為所有用戶提供相同的服務,沒有突出服務特點,專業性與針對性都不強。父母服刑兒童群體的主要障礙不在身體,他們不需要輪椅、助聽器、放大書等輔助工具,他們主要是缺少父母的陪伴和教育,心理上會有自卑,因此公共圖書館要在這些方面提供支持和服務。據司法部門統計,截至2005年底,在我國監獄服刑的156萬名在押犯中,有未成年子女的服刑人員近46萬人,占在押犯總數的30%左右,服刑人員子女逾60萬,可見,這一群體的數量也是很龐大的。為了實現真正全面且平等的服務,父母服刑兒童這類特殊群體是不能被忽視的,政府和公共圖書館都有責任重視甚至提升他們的存在感?!白⒅貙π畔⑷鮿萑后w的人文關懷,使得圖書館信息服務朝著弱勢人群傾斜”是現代圖書館精神的內容之一,只有公共圖書館這種公益性的信息機構才能夠保障弱勢群體的基本信息需要。我國公共圖書館要堅持以讀者為中心的服務理念,關注特殊群體的需求,關注父母服刑兒童的需求,為其提供針對性的服務,從而在發揮其社會職能的同時,也促進社會的進步。

  通過研究美國公共圖書館父母服刑兒童服務的實踐經驗,筆者認為我國公共圖書館也需對特殊讀者群體進行細分,不僅要從理念上重視為父母服刑兒童等特殊群體的服務;同時也需要不斷學習,為父母服刑兒童等特殊群體提供更具專業性和針對性的服務。

  4.3 開展多方協作,加強社會合作與交流。

  圖書館采購資源、開展活動項目和培訓服務人員都離不開經費的支持。美國公共圖書館除了自籌經費之外,還會有一些全國性和地區性的資助項目。對父母服刑兒童群體的監護,是國家和政府的法定職責,除此之外,還包括各種各樣的民間救助力量,如宗教機構、愛心團體和基金會等。國家政府以及民間機構為圖書館服務于父母服刑兒童群體提供的支持,不僅僅是經濟上的支持,同時也是對各館積極開展父母服刑兒童服務與探索服務新模式的鼓勵。美國公共圖書館在進行父母服刑兒童服務時,盡量爭取與相關機構協作,從而制定出更人性化、更適合弱勢群體需求的服務方針。在資金籌措方面,美國公共圖書館除了接受政府撥款外,還通過爭取企業合作、社會募捐、各種基金會的專項項目支持、捐贈等方式來融資。例如,布魯克林公共圖書館與紐約公共圖書館、亨內平郡公共圖書館與亨內平郡監獄間都有合作;同時,美國公共圖書館也爭取來一些基金支持,如紐約公共圖書館和布魯克林公共圖書館開展“爸爸&我媽媽&我”活動的經費就是由雷夫森基金贊助的。因此,我國公共圖書館在開展父母服刑兒童服務時,也要盡量爭取多方力量,加強與政府、學校、監獄、慈善機構、愛心團體等機構的合作。

  公共圖書館是國家從制度上保障公民自由獲取信息的權利,其發展離不開政府的政策與人力、物力等方面的支持。圖書館應盡量爭取政府支持,讓其成為政府為居民提供普遍、平等服務的重要窗口。我國圖書館也應該充分利用資源優勢,積極爭取與社會各機構交流和協作,如福建“善恩園”、北京“太陽兒童村”、大連“愛在海邊兒童村”和西安“兒童村”等愛心團體,把慈善事業與公益事業緊密地聯系在一起,爭取為更多的父母服刑兒童提供平等的機會,讓他們能夠共享社會文化資源,同時也幫助他們樹立自信,讓他們對生活充滿希望和動力。

  5 結語

  國際圖聯頒布的《公共圖書館標準》中明確提出,為弱勢群體提供服務是所有公共圖書館義不容辭的責任。因此,圖書館應該關注并重視特殊群體的信息文化需求,研究他們的心理特征。為不同層次和不同類型的社會群體提供平等的服務,是公共圖書館應該承擔的職責與使命。目前,我國公共圖書館就特殊群體服務的對象主要集中在老人、盲人、殘障人士等這些弱勢群體上,對于父母在監獄的這類特殊人群還缺乏應有的關注和重視。美國公共圖書館為父母服刑兒童群體的服務,無論是在理論研究還是實踐開展方面都有較好的發展,其服務的具體化也值得我們學習。我們應該廣泛學習,深入實踐,盡早開啟我國公共圖書館對父母服刑兒童群體的服務。

  作者:馬院利 來源:圖書館建設 2016年11期

27926090 13943037437
二八杠技巧